为促进债券市场信用评级业务的规范健康发展,充分发挥信用评级的风险揭示作用,中国银行601988股吧)间市场交易商协会(以下简称“交易商协会”)和中国证券业协会(以下简称“证券业协会”)就2019年第四季度债券市场10家评级机构的市场表现、业务发展动态、评级自律管理进行了总结。现就有关情况通报如下:

  截至2019年12月31日,存续的公司信用类债券公开发行主体共计3679家,同比增加103家。从主体级别分布看,非金融企业债务融资工具、公司债和企业债发行人AA级占比分别为31.91%、28.92%和58.96%,AA+级及以上发行人占比分别为66.32%、60.17%和29.42%。AA+级及以上发行人占比持续提高,同比分别上升2.43个百分点、3.49个百分点和0.16个百分点。

  四季度,评级机构共对33家发行人进行了评级调整,同比减少15.38%,占总存续家数的0.90%,同比下降0.19个百分点。其中,正面调整14家,同比增加27.27%;负面调整19家,同比减少32.14%。

  2019年,评级机构共对267家发行人作出评级调整动作,同比减少11.59%,在所评家数中占比7.26%,同比下降1.19个百分点。其中,正面调整共182家,同比减少12.92%,负面调整共85家,同比减少8.60%,分机构来看(见附件1),联合评级的正面调整及负面调整占其存续家数的值均较高,分别为5.90%和6.49%。

  四季度,评级调整以级别变动为主,单独的展望上调和展望下调分别为1次和6次。级别上调共14次,涉及发行人13家,原级别集中在AA级和AA+级;级别下调27次,涉及发行人19家,其中31.58%的发行人主体级别被下调至C级(见附件2)。

  2019年,级别上调共186次,涉及发行人182家。其中中诚信国际级别上调次数最多,共47次;次之为上海新世纪和联合资信,分别有30次和29次。级别上调的原评级主要集中在AA级和AA+级,分别占上调次数的50.00%和41.94%。

  级别下调共138次,涉及发行人85家,被下调级别发行人的原级别涉及AAA级至CC级,其中AA级共19家,AA+级17家,合计占比52.94%;AA-及以下级别占比39.71%。从下调幅度来看,有73次调整3个及以上子级,占总调整次数的52.90%;13次调整10个及以上子级,其中一次性下调级别幅度最大的是中诚信国际和联合评级,分别将东旭光电000413股吧)科技股份有限公司由AA+级一次性下调17个子级至C级。

  在四季度新增的7家违约企业中,联合评级和东方金诚分别是4家和3家,中诚信国际、大公资信和中证鹏元各1家。

  2019年新增40家违约发行人,从首次违约债项的市场分布来看,公司债市场23家,债务融资工具市场和企业债市场分别有15家和2家。在33家有评级的违约发行人中,联合评级和东方金诚所评违约企业最多,各11家,大公资信8家,联合资信、中证鹏元及中诚信证评各3家,中诚信国际和上海新世纪分别是2家和1家。从跟踪评级及时性来看,违约前6个月评级负面调整的有12家;8家企业违约前1个月未有评级负面调整,其中东方金诚3家,大公资信和联合评级各2家,联合资信、上海新世纪、中诚信国际、中诚信证评和中证鹏元各1家。从级别变动幅度看,有3家企业被一次性下调15个及以上子级,其中大公资信、中诚信国际、联合评级和东方金诚各1家。在发行人违约或信用风险事件不断显现的情况下,评级机构事前维持高级别不变、事后一次性大跨度下调级别的问题较为明显。

  (四)四季度更换评级机构后的级别高于原级别的发行人同比增加,联合资信和上海新世纪全年上调家数最多

  四季度,共有179家发行人更换评级机构(见附件3),23家发行人的新承做评级机构所给级别高于原级别1个子级,占比12.85%,同比上升7.06个百分点,此外,1家发行人的新承做评级机构所给级别高于原级别6个子级。

  2019年,共有711家企业更换评级机构,其中77家企业新承做评级机构所给级别高于原级别,占比10.83%,同比下降1.48个百分点。在变更评级机构后级别上调的企业中,联合资信和上海新世纪最多,分别有15家;中诚信国际和中证鹏元各13家,联合评级9家,中诚信证评6家,东方金诚3家,大公资信2家,远东资信1家。

  (五)跨市场发行不一致率环比持平,在跨市场级别较高的发行人中,中诚信证评和中证鹏元所评家数较多

  截至2019年12月31日,有23家发行人在银行间市场和交易所市场评级结果不一致,较上季度末增加1家,不一致率为4.47%,较上季度增加0.10个百分点。评级结果不一致的发行主体评级均相差1个子级,共15家发行人的交易所市场级别高于银行间市场级别,占比65.22%,其中中诚信证评和中证鹏元各5家,东方金诚有3家,联合评级和上海新世纪各有1家;在银行间市场级别高于交易所市场级别的8家发行人中,大公资信和东方金诚各3家,联合资信有2家,中诚信国际和上海新世纪各1家。

  四季度,在11月5日降息后,各期限基准利率及信用债收益率持续下行,其中1年期内债券收益率降幅超过相应基准利率降幅,导致信用利差环比下行,其他期限债券信用利差环比持平。利差标准差方面,发行1年期内债券的AAA级企业中,部分企业的信用利差甚至为负值,导致该期限AAA级债券的利差标准差环比上升,其他期限及信用等级债券利差标准差环比变动不明显。因此,四季度AAA级短期债项信用利差变异系数环比显著上行,其他期限及信用等级债券的利差变异系数环比走平,反映出市场对短期限高等级发行人的信用风险判断分化较大。

  2019年,从各信用级别企业的1年期违约率来看,除东方金诚所评AA+级违约率与AA级、AA-级违约率发生倒挂之外,其他评级机构所给级别与债券违约率均呈反向关系。从机构间对比来看,各评级机构所评同一级别的违约率分化较大,其中东方金诚、大公资信所评AA+级违约率为3.13%和1.63%,东方金诚所评AA级违约率为1.44%,显著高于同级别市场平均违约率。分企业性质来看,评级机构所评非公有制企业违约率达4.07%,与公有制企业0.14%的违约率差异较大,其中东方金诚、大公资信、联合评级所评非公有制企业违约率分别为12.24%、6.45%和4.95%,明显高于其他机构。

  评级稳定性方面,远东资信、上海新世纪、中诚信国际及联合资信的级别向上迁移率较高,均超过4%,且明显高于同机构级别向下迁移率;联合评级、东方金诚、中诚信证评的级别向下迁移率较高,超过3.8%。分级别来看,AA+级迁移率较为突出,东方金诚等6家机构所评AA+级的向上迁移率超过7%;除中诚信证评和远东资信外,其余机构所评AA+级向下迁移率均高于AAA和AA级别的向下迁移率(见附件4),反映出AA+级别发行人信用资质的分化和变动较明显。

  四季度,10家评级机构共承揽债券产品2368只(见附件5),同比增加4.00%,涉及发行人1581家;出具评级报告的债项共3118只,涉及发行人1538家。2019年,评级机构共承揽债券产品9561只,同比增加11.85%,涉及发行人5187家;出具评级报告的债项共11269只,涉及发行人4829家。全年承揽债券产品只数来看,中诚信国际占比最高,为24.71%,同比提高1.87个百分点;中诚信证评、联合资信、联合评级、东方金诚和上海新世纪业务量占比在12%-18%之间,中证鹏元占比4.38%之间,大公资信、远东资信和标普(中国)占比均不足1%。

  四季度末,10家评级机构共有分析师1383人,同比增加71人。从业经验在3年及以上的分析师占比55.03%,同比提高13.71个百分点。3年及以上从业经验分析师人均业务量为12.92个,较上年末少3.63个,其中中证鹏元和联合资信人均业务量最多,分别为21.52和21.10个;其次中诚信国际为18.70个。

  2019年,评级机构共制定和修订评级业务制度和内控制度236次,评级方法与模型的制定与更新306次,进一步完善了相关内控和业务制度,巩固了评级机构的合规展业理念,为评级业的高质量发展打下可靠根基。

  2019年,评级机构共举办宏观经济分析等论坛、评级行业研讨会和投资人交流会176次,对国内国际宏观经济形势、债券市场信用风险态势等方面进行研讨和交流,进一步发挥评级行业的服务作用,方便投资人更好地把握市场现状,更高效地促进债券市场供需匹配,勤尽评级业服务实体经济发展之义务。

  为充分发挥市场声誉机制的激励约束作用,促进评级机构提升评级质量,四季度,交易商协会和证券业协会联合开展2019年度评级机构业务市场化评价。评价以投资人为主导,共组织240家市场成员代表以及95名市场专家,主要评价内容包括评级级机构的业务素质、评级结果质量、评级报告质量、评级服务质量等方面。

  为进一步完善评级机构自律管理制度体系建设,加强信用评级业务自律管理,增强信用评级机构利益冲突管理约束机制,交易商协会于10月10日发布实施《银行间债券市场非金融企业债务融资工具信用评级业务利益冲突管理规则》。

  四季度,交易商协会对联合资信开展现场调查,抽查部分项目档案资料并对相关人员进行了访谈,发现其在评级信息核验及分析、评级报告质量、项目承揽环节管控等方面存在不足,针对发现的合规问题,限期要求其改进。新宝创造奇迹手机版

  为进一步深入贯彻落实公司信用类债券部际协调机制精神,强化对信用评级机构的自律管理,交易商协会和证券业协会将持续加强协同配合,发挥市场化评价机制的市场约束作用,严格查处违规行为,促进信用评级行业规范发展。

  [1]统计范围包括中诚信国际信用评级有限责任公司(简称“中诚信国际”)、中诚信证券评估有限公司(简称“中诚信证评”)、联合资信评估有限公司(简称“联合资信”)、联合信用评级有限公司(简称“联合评级”)、大公国际资信评估有限公司(简称“大公资信”)、上海新世纪资信评估投资服务有限公司(简称“上海新世纪”)、东方金诚国际信用评估有限公司(简称“东方金诚”)、中证鹏元资信评估股份有限公司(简称“中证鹏元”)、远东资信评估有限公司(简称“远东资信”)和标普信用评级(中国)有限公司(简称“标普(中国)”)。

  [2]除有说明外,本文数据均来源于wind资讯,统计范围为公司信用类债券发行人,不包括非公开发行产品及集合债发行人。

  [6]浙江天子湖实业投资有限公司原级别出具日期是2013年7月,因距上次评级时间较长,公司发生了较大变化。

  [7]不一致率=评级结果不一致的发行人家数/同时在银行间市场和交易所市场发行且有级别的发行人家数。

  [8]考虑到发行量和流动性等因素,本次选取银行间市场270天、1年期、3年期和5年期债务融资工具,以及交易所市场3年期、5年期公司债,分别进行信用利差(包括发行利差和交易利差)分析。其中,银行间市场市场债券信用利差以中债国债到期收益率为基准利率,交易所市场债券以中证国债到期收益率为基准利率。

  [10]2019年四季度,中国东方航空600115股吧)股份有限公司等20家企业发行的270天超短期融资券票面利率低于同期限中债国债收益率,信用利差为负值;而三季度仅10家企业发行的该期限债券利差为负值。

  [12]非公有制企业包括民营企业、公众企业、外商独资企业、中外合资企业等;公有制企业包括中央国有企业、地方国有企业及集体企业。

  [13]违约率统计方式:以2019年AA+级别1年期违约率为例,计算方式为2019年年初存续的AA+级别发行人在该年度发生违约的比例。违约企业统计范围包括2019年发生公募债项违约的发行人。

  [14]级别向上迁移率统计方式:2019年年初存续的各级别受评对象中,至2019年末仍存续且期间发生主体级别上调的家数占比。级别向下迁移率统计方式类似。

  [15]远东资信2019年初存续8家非金融企业受评对象,2019年有1家级别上调,因此级别向上迁移率较高。

  [20]2019年初远东资信存续的AA+级受评企业较少,仅3家,其中有1家级别上调,因此级别向上迁移率较高。